重建战地爱心课堂
Crowdfunding NO.:531100006876001833A21006
联合国难民署
公募支持机构:  北京新阳光基金会
¥ 2,841
RAISED
63
SUPPORTERS
They are participating
王慧 joined 月捐, supported 280 RMB/monthly, supported 280 RMB
爱心人士 joined 月捐, supported 70 RMB/monthly, supported 140 RMB
付永兴 joined 月捐, supported 70 RMB/monthly, supported 140 RMB
爱心人士 joined 月捐, supported 70 RMB/monthly, supported 140 RMB
刘子畅 joined 月捐, supported 70 RMB/monthly, supported 140 RMB
No team supported~
  • Detail
  • Update
  • Comment

一间安全有爱的教室

战地儿童拥有和平的未来


一、项目详情

1. 项目发起事由

据联合国难民署官方数据:截至2020年年底,全球8240万人因战争、冲突、暴力被迫流离失所,其中包括2070万名难民。这意味着在这个世界上,每100人中就有一个人失去家园。而在难民群体中,42%的人口是18岁以下需要教育支持的儿童和青少年。他们在冲突中出生和成长。 

在冲突中幸存,以教育终止伤害

当很多家庭从被迫流离失所的境况中暂时解脱时, “这里有学校吗?” 总是他们总是最先关心的话题之一。接受教育是改变一个人命运的最有效途径之一。在冲突地区,无法接受教育可能会使一名儿童面临诸多困境:成为童工,进而可能被迫从事有害“工作”,换取微薄薪水的代价是自由、健康甚至生命安全;青少年可能被暴力团体视为资源,通过招募被迫再次卷入冲突;难以获得合法、有效、全面的儿童保障体系;无论是女孩还是男孩,都有可能成为基于性和性别暴力的受害者。

©UNHCR

尽管大部分家庭都很重视孩子的教育,为什么还会有那么多孩子没有上学?贫困,导致生存条件窘迫,家庭不得不牺牲教育来维持生计的艰难选择;不安定的周遭环境,使教室处于炮火之下;师资力量匮乏,使教学质量无法保证;校舍缺失,导致战地儿童不得不轮流上课,很多孩子无学可上;偏见,使很多女童因童婚、早孕等原因辍学,复学非常艰难。

©UNHCR/ Qusai Alazroni

地区环境与教育水平会相互影响。战乱不仅会改变学生的命运,教师的角色也可能由不同教育背景的人充当:
因为师资短缺,他们是带娃上课的志愿者,因为成为老师意味着拥有一份不间断的收入,可以用知识有尊严地生活;他们是老师也是特殊的学生,白天教课,夜晚想尽办法进行补习;他们是从冲突中爬起的幸存者,始终在暴力、偏见、资源匮乏中坚持多年。获得专业教师资质后,终于成为其他流离失所者可信赖的师长;他们是被现实生活反复摔打的人,但是他们会很自豪地将指导学生获得的奖状,贴满整面墙壁。

© UNHCR/Elizabeth Marie Stuart

2. 受助人介绍      

手里握住一支笔,不要拿起一把枪

在饱受冲突和暴力的伤害后,教室成为孩子的避风港。
哪儿是教室?可能是大树下的一小块空地。孩子们坐在露天土地上听老师讲授乘法口诀表。学习简单的知识是传习古老文明的一小步;可能是一间摇摇欲坠的老房子,墙壁上的破洞诉说着因战争带来的悲伤。但这些不能阻挡孩子们在四面危墙下庆祝开学;亦或是刚刚恢复平静时,由联合国难民署搭建的一间临时庇护小屋,里面挤满了求知的少年。

© UNHCR/Isaac Kasamani

而如何让一个人停止诉诸暴力?经历过多年冲突的老一辈们说,只有接受教育,手中牢牢握住一支笔,就不会再因为仇恨、偏见和短视,举起一把枪。
然而,无论接受教育的诉求和决心如何强烈,流离失所者面对的现实挑战依然严峻。据联合国难民署2021年8月发布的数据显示,难民儿童基础教育入学率仅有68%。而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16亿青少年可获得的教育机会均受到重大影响,这也使得遭遇流离失所的难民儿童教育雪上加霜。

© UNHCR/Jiro Ose

3. 项目目标      

战地儿童拥有和平的未来

为了给更多被迫流离失所的儿童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联合国难民署长期将教育纳入工作重点。从2012年起,携手全球合作伙伴,联合国难民署通过全球教育项目,在非洲、亚洲和中东多个国家帮助流离失所儿童获得有质量的基础教育。截至2019年年底,该项目已成功帮助120万名儿童就学。我们想携手更多伙伴,一起建设安全有爱的教室,并继续保障儿童权益,促进地区和平,重塑冲突中成长的一代人。2020年至2022年,我们将实施新的计划:
建立更多安全教室。在全球14个国家新建或重修校舍,在教室中添加讲台、桌椅、黑板等硬件设施,改善拥挤的学习环境。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添加卫生间、用水点等清洁设施。

© UNHCR/Eunice Ohanusi

继续增强教学力量,更专业地招募、培训教师。发放津贴,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提供辅助教学材料和培训教师。赋能教师管理学生背景多元的班级,鼓励流离失所儿童积极与东道社区学生融洽相处。进一步提高教师教学水平,帮助他们取得专业证书,或进修高等级别学位。

© UNHCR/Jiro Ose

继续资助学生,包括发放补助,用以支付学费、考试费、上学路费等费用。鼓励家长把孩子留在校园,并尽可能支持女生入学。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发放教材等辅助学习用品。
孩子们收到爱心捐助之后,在这间安全有爱的教室学到了什么呢?

© UNHCR/Vivian Tou’meh

用知识自立自强。没有人主动选择失去家园、流离失所,他们不是坐享其成的人。知识赋予孩子们走向新生活的技能和信心。战地儿童成为老师、医生、工程师,贡献社区,重建家乡。

参与塑造更包容的社区环境。在数年冲突中失学、辍学的儿童可获得追赶学习进度的补习课程;残障儿童获得特殊教育设备和学习资料;不同国籍、成长背景的学生与东道社区学生融洽相处。
彼此尊重,彼此守护。除了通过推开知识和技能的大门,它让很多孩子理解冲突究竟为何发生,地区和国家如何重建,和平究竟应该怎样守护。而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创造免于暴力的环境。

© UNHCR/Antwan Chnkdji

这就是联合国难民署携手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希望共同建立的战地安全有爱的教室。

感恩您与我们共同努力,保障每一位儿童享有受教育的权利,不让任何一名学生掉队,帮助更多战地儿童改变命运。我们坚信教育可以终止暴力,促进和平。


二、项目预算

1. 项目预算表         

“重建战地爱心课堂”依托联合国难民署的全球教育项目。在联合国难民署和全球合伙伙伴的努力下,在亚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14个国家执行,支持更多流离失所儿童获得教育。
本项目所筹集的善款将进入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的公募账户,用于执行全球教育项目,覆盖国家包括:南苏丹、肯尼亚、卢旺达、乌干达、巴基斯坦、叙利亚和也门。支出水平将统一参照全球教育项目的平均值计算。

学校的筛选:因战争和冲突原因损坏、缺失的教室。
项目预算:本项目计划募集善款,在南苏丹、肯尼亚、卢旺达、乌干达、巴基斯坦、叙利亚和也门七个受益国家分别提供教育支持。每间教室平均惠及75名学生和1名教师,善款拟共计建设7间教室。累计支持525名受益学生,和7位授课教师。

(点击图片可放大)

2. 项目最低执行金额 0元

3. 剩余善款处理计划 

若项目执行完成后善款仍有剩余,剩余的善款将用于支持联合国难民署其他项目。

4、项目开始募捐时间  2021年7月5日


三、项目执行计划 

在全球,联合国难民署长期致力于推动难民儿童教育事业。从2012年起,联合国难民署携手合作伙伴共同发起全球教育项目,截至2019年已经支持120万名失学儿童重获基础教育支持:创建1071间教室,培训17361名教师和教育从业者,提供43642张课桌,5259名有特殊需求的儿童获得支持。
2020年,联合国难民署决定为教育项目投入更多支持。2020年年底至2022年,将在在全球14个国家执行项目,包括:巴基斯坦、也门、叙利亚、肯尼亚、卢旺达、南苏丹、苏丹、乍得、马来西亚、墨西哥、伊拉克、喀麦隆、马拉维和乌干达。将创建384个新教室,重建、翻修2271间教室;在不同国家因地制宜,新建800个校园使用的卫生间,翻修并升级330个卫生间;培训7700余名老师,内容包括儿童保护、特殊教育、教育技术和专业教学培训课程;为17700名有特殊需要的学生提供轮椅、眼镜、助听设备等支持;为36万学生提供经济资助和学习资料;为190所学校提供不限于课桌的基础设施。
2021年7月,联合国难民署携手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将在中国发起对全球教育项目的支持行动,计划在2022年年底前选择巴基斯坦、也门、叙利亚、肯尼亚、卢旺达、南苏丹、乌干达共建立7间爱心教室,并且在校园提供基础设施、授课老师,以及学习用品等多项支持。本项目将作为全球教育项目的组成部分,于2022年12月31日前配置完成。这7间教室所需要的总花费不超过人民币200万元。每间爱心教室将以年为单位,平均可支持75名学生重获教育机会,所需总费用约合每上学日14元即可支持1名受益学生继续学业。


四、发起机构介绍

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于2009年在北京市民政局注册成立,其前身为2002年成立的北京大学阳光志愿者协会,由北京大学学生刘正琛在身患白血病后发起成立,2013年在国内率先由非公募基金会转型为公募基金会。新阳光在成立后本着“用爱自己的心去爱别人”的宗旨,在医疗和教育领域创建了“新阳光病房学校”、“生命的礼物”、“阳光骨髓库”等多个品牌项目。

联合国难民署于1950年12月14日由联合国大会创立。作为一个非政治性的人道主义机构,联合国难民署负责领导和协调全球行动,保护难民并寻求难民问题的解决方案。联合国难民署致力于确保每一个人享有寻求庇护的权利,并可以在其他国家得到安全庇护,或者在情况允许时自愿重返故乡、就地融合或者安置到第三方国家。目前,联合国难民署在全球拥有17324名工作人员,在135 个国家帮助数以百万计的寻求庇护者、难民、境内流离失所者、无国籍人及返回者。这些所关注的人群中,联合国难民署尤其关注儿童的需要,并致力于倡导难民妇女及难民女孩的平等权利。联合国难民署在联合国难民署因其帮助欧洲难民的开创性工作及对世界范围内难民的援助,先后于1954年和1981年两次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五、票据说明

您可通过关注微信服务号【联合国难民署互动社区】,回复“票据”申请捐赠票据。


项目起始时间:2021.08.19

Scan the QR code, and use your phone to support.

Check More
October 10th 2021

亲爱的追光者们:

“萨利玛医生”——从儿时昵称到职业抬头

MicrosoftTeams-image (14).png

在巴基斯坦,萨利玛医生正在为患者手术© UNHCR/Roger Arnold

南森难民奖设立于1954年,旨在表彰为被迫流离失所者和/或无国籍人士作出杰出贡献的个人或组织。2021年,联合国难民署将亚洲区域奖授予阿富汗难民萨利玛医生:一位在新冠疫情横扫东道社区时一线抗疫的真心英雄,更是鼓舞万千难民儿童通过教育勇敢追梦的女性典范。

1991年,萨利玛出生在巴基斯坦难民营中一个土库曼族阿富汗难民家庭。母亲遭遇难产险境时,医疗条件恶劣,一家人甚至无处寻求专业产科医生的帮助。从那时起,父亲发誓要帮孩子成为医生,救助其他身陷困境的人们,并给她起了昵称“萨利玛医生”。在其后的二十余年中坚持鼓励她接收教育。为成为职业医生,萨利玛和家人穿过了求学路上的重重障碍。

“我算是第一个人,没有前人指路”

16.jpg

再次回到教室,萨利玛医生鼓励更多女孩求学
© UNHCR/Amsal Naeem

若想获得接收医学高等教育的机会,关键在于持之以恒地把握初等教育和中学教育的机会。在大多数时间,小萨利玛都是校园里唯一的女孩。在彼时的巴基斯坦,送女孩去上学首先要跨越世俗的偏见:家务的重担、早婚的旧俗、女性不可“抛头露面”的禁忌。萨利玛的家人顶住了种种质疑,鼓励她走进教室学习。

即便在今天,对于难民女性而言,这种坚持都极为可贵。联合国难民署数据显示,在全球,即便2/3的国家实现了初等教育中的性别平等,在冲突和战乱地区,若有10名男童入学,仅有不到9名女童能上小学。在巴基斯坦,2018年,153个接纳阿富汗难民的村中小学里,只有18%的学龄难民女童得以入学。营造对女性公平的教育环境仍然迫在眉睫。每一间安全、包容的爱心教室都可以是女孩们的信心来源。

小萨利玛求学路上的另一重压力来自难民家庭窘迫的经济条件。为供孩子上学,她的父亲白天上街卖水果,晚上回家织地毯,艰难支撑女儿的教育所需。难民孩子教育的难,是系统性的匮乏:除了一间平稳的教室,学习用具、书本教材、学费路费每一项看似微小的投入,都能在无形中支撑难民学生再坚持一上学日、一学期、一学年。

教育更保护难民儿童免于成为童工、被迫参与冲突,和遭受性暴力。更据联合国机构统计,如果所有女孩都能接收初等教育,全球童婚率将下降14%;如果全部接收中等教育,将下降64%。支持难民教育,就在为年轻的一代人塑造更和平,更包容,更重发展的生存环境。

我们见证,女性正在有所作为

MicrosoftTeams-image (12).png

在卢旺达,联合国难民署帮助女孩们安全返校
© UNHCR/Eugene Sibomana

2021年,在从小生长的巴基斯坦阿塔克地区,萨利玛医生终于开创了自己的诊所,为难民和最贫困的居民诊疗。当地人常说, “她是所有人的医生!” 现在,她的故事家喻户晓,鼓励一户又一户居民把自己的女儿送进教室。消除偏见,尊重真知,知识不仅实现了萨利玛医生的梦想,更改变了许许多多女孩的命运。

在全球,联合国难民署的同事们为让更多难民女童回归校园,已经坚持十年。从2012年至2020年,我们帮助63. 5万名女孩获得初等教育。女孩超过累计支持的121万名儿童的半数。从当下至2022年,支持女童教育仍然是我们重建战地爱心课堂这一行动中的重点之一。

在中国,我们获得了许多爱心支持。在互联网世界中你的参与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

联合国难民署携手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于2021年8月10日以来上线本项目,截至2021年10月8日下午17点30分,追光者们共计捐赠人民币24,724.25元,平均每14元即可在上学日支持1名战地学生继续学业。

感恩有你相伴,把更多信心与希望送给战地中的“萨利玛医生”们。

September 17th 2021

亲爱的追光者们:

“我真的很想上学”


RF1139527_Displaced_children_in_Al-_Safra'a_district_are_enjoying_their_time_after_getting_supported_with_games_and_educational_items_by_YDF_team.jpg

在也门,被迫流离失所儿童正在席地而坐看书

9月,全球多地迎来了久违的开学日。在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的当下, “开学”格外艰难。联合国数据显示,全球15亿学生的求学之旅受到疫情的重大影响。在战地,教学资源短缺。一小块空地,一间帐篷都能成为“教室”。往往这样的“教室”也求而不得:截至目前,超过85%的难民居住在教育资源本就匮乏的发展中国家,全球只有68%的难民儿童能够获得基础教育。

读书,就是为数不多能给战地孩子带来一点快乐的时刻。经历了重重生存险境,从战火中爬起,在贫困中坚持,教育安抚孩子们的心灵,也在他们的脑海中重新构建秩序和平静。

为此,从2012年开始,联合国难民署携手全球合作伙伴,正式发布了全球教育项目“教育一个孩子”(Educate A Child,截至2019年年底120万名难民儿童因此收获了基础教育机会。2020年,尽管新冠肺炎席卷全球,多地校园被迫关闭,我们仍然成功地帮助3.3万名孩子成为新同学。


“终我一生,只要和平”

1.jpg

在乌干达,英语老师在家中小范围授课

在老师们眼中,战地课堂与下一代年轻人能否真正重获和平,重建家园,紧密相关。在战地,比成功让儿童回到校园更艰难的,是阻止他们在求学之旅中失学。在各地,为了把孩子留在“课堂”,老师们想尽办法:校园因疫情关闭,老师就在家里小班授课[1];难民营场地实在有限,老师戴上耳机广播“直播”[2];甚至,最受大家尊重的“老师”只是另一名热爱知识的难民,但不妨碍他持续40年,无偿向孩子们分享毕生所有。

所有孩子,所有老师,最需要的就是一间安全、平静、包容的战地课堂。


战地课堂,是我们的长久坚持

2.jpg

在卢旺达,孩子们终于重返校园

为了支持战地教育梦想,联合国难民署的目标是:至2022年年底,支持29.5万名新生,在跨越艰险进入课堂后,最终坚持完成初等教育。截止目前,我们正在肯尼亚、南苏丹、卢旺达等国建设384个新教室;在叙利亚、也门、肯尼亚等国翻新2271个教室,这里往往遭受过严重的自然灾害亦或激烈的战争、冲突;我们还为190个校园提供了桌椅等各种家具设施,确保教室真正成为一个安全有爱的学习环境;抗疫努力也在校园持续,100个用水设施正在肯尼亚等国落实。800余个厕所在肯尼亚、南苏丹、卢旺达等国建设,另有330个厕所在也门、巴基斯坦、肯尼亚和南苏丹翻修。

在中国,我们的行动得到了互联网世界中有爱朋友们的支持。

联合国难民署携手北京新阳光慈善基金会于2021810日以来上线本项目,截至2021917日,共计捐赠人民币21148.83元,平均每14元即可在上学日支持1名战地学生继续学业。

有你支持,希望常在。教育,不止步于梦想。

Check More
爱心人士
世界少点战争吧!希望这些孩子能够有一个美好的童年,能够接受良好的教育,以后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
爱心人士
多一只手握笔,少一只手握枪。
爱心人士
女性之力量,指引人向上!
宋欣烨 Freely🇨🇳
和平、希望与爱能敌过所有伤痛
落.
“追逐光、成为光、发散光”
Check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