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如此

一点一滴都是爱
Fundraising
525%
¥ 105.00 / ¥ 20
Achievement / Goal
3 / Nl
Achievement / Goal
4
Participation
慈善募捐 | 大山的孩子会写诗 | 帮帮公益
慈善募捐 | 大山的孩子会写诗 | 帮帮公益
Details Homepage
top


会写诗的孩子不砸玻璃

谢谢你来到这个页面

我叫康瑜,“是光”的发起人

我希望邀请你成为“是光”的月捐人

和我们一起陪伴更多偏远地区的孩子

诗歌描绘生活,找到自己

请允许我向你介绍“是光”和我们在做的事情


(一) 缘起


2017年的7月份,一个女生拉着行李箱,准备离开一个叫漭水的小镇,背后是她支教过两年的地方。她打算继续出国读研,学教育专业。支教带给她最大的改变,就是让一个学经济的女生爱上了教育。


同年的教师节,她收到了一大箱诗和一封信。写信的孩子叫小玲花,她小心翼翼地向老师讲出了她的秘密。原来她不是没有爸爸,而是他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进了监狱,她的妈妈带着她们姐妹三个。从小她都会被人欺负,别人会骂她没有爸爸,她也从来不敢反抗。


去年的诗歌大赛她的诗被评为二等奖,周围的人都不相信她,说她是抄的。“老师,我就高高举着你发给我的证书,告诉所有人这是我写的。”小玲花和她说,那是人生的第一次反抗。


天上的人儿在点火

地上的人儿在许愿


小玲花其实是在和这个女生许愿,“老师,我希望有更多像我这样的孩子,能在诗歌里,找到自己。”找到自己这四个字,把这个女生留了下来。她想,研究生随时可以去读,但孩子们需要诗歌,一刻都不能等。


一个月后她回到了山里,创办了一家公益机构,取名为“是光”,专门教那里的孩子们写诗。



她不希望用“放弃读研”来形容这个决定,这是一个选择。是她足够幸运,才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选择了一条让她心里舒坦的路。


这个女生就是我。


后来我常常想起奶奶在世对我说的话,“我们生而为人,不是猪马牛羊、不是蝼蚁,我们有很大的能量,不仅要让自己过得好,更要让别人过得好。”

我一直在寻找“让别人过得好”的方式。


幸运的是,25岁的时候,我找到了。


我和支教的孩子们


(二) 成长


2017年9月底,开始组队做机构,这比支教要难得多:课程研发、传播、筹款、项目运营,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那时候甚至没有想到一个可以注册下来的名字。


但我足够幸运,机构创立之初就有一大帮好朋友加入,我们慢慢构想、搭建着项目和机构,我们都坚信这件从零到一的事情,有着重要的意义。现在的“是光”是很多人一起举着火把。


如果说做“是光”的发心是柔软的,那团队以及专业的诗歌课程产品便是背后强有力的支撑


“是光”项目开展逻辑图


要在更多学校推广,支教时相对随性的诗歌课程是不够用的。我们组建专业了51人的专业研发团队。团队里有蓝蓝、朵渔老师等国内著名的诗人,有来自清华、北大、人大、厦大等高校文学社、诗社的学生、毕业生,也有资深的一线创新性课堂教师。他们以专业志愿者的身份,负责开发四季诗歌课程。


每一年,我们依照“春光、夏影、秋日、冬阳”四个篇章,在每个季节,将课程包发放给当地的老师。提供完整的课程资料之外,是光还做了不同阶段的乡村诗歌培训:


  • 诗人开讲:  邀请国内著名的诗人在线授课;

  • 教师成长:  每个月两次线上培训,年度教师成长营,长期支持与陪伴项目教师;

  • 同行者问答:  邀请上学期星级诗歌教师作分享顾问团,从他们各自的可参考经验中进行分享。


“是光”希望从不同角度提供给乡村老师陪伴式支持。

想要让诗歌在大山里生根,只有更多老师的认同和加入,才有更多的孩子受益。

当地老师【看得懂、用得上】的“是光”课程包

内含教师授课需要的所有诗歌教材


语文老师最先加入了我们,慢慢地数学老师、体育老师、校长也参与到教诗歌这件事里来。因为他们在孩子的诗里,看到了光。他们开始看到那些即使成绩一般、不爱说话的孩子,依旧也可以在诗歌里表达出自己对于世界的独特想法。


诗歌课上的孩子们


渐渐地,写诗的孩子,也从一个班扩展到一个年级、一个学校,如今已有110000多名学生接受了诗歌教育,我们的项目覆盖了云南、贵州、湖南、广西、广东等24个省份、1200余所偏远地区乡村中小学。


围绕着整个项目,机构除了研发部,还有另外的八个部门。

项目部  要事无巨细地统筹这1600余名乡村教师的课程开展:从教师申请审核,到培训、发送课程、期末激励;

评估部  则需要日常跟踪课程效果反馈,用数字测度项目的有效性;

新媒体运营中心  负责每天在“是光”的公众号上推送一篇精心编辑的孩子们的诗歌,把孩子们的诗和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

团队除了7名全职、4名兼职外,还有114名核心志愿者,大家分布在九个部门。每一天都异常忙碌,但我们都知道,这里的孩子们,值得我们这样做。


(三)改变


我们很难说,写诗可以改变孩子的命运。


每个人的生活都会面临疾病、痛苦、分离,然而他们在更小的年纪,体会到了可能比我们更多的孤独和无助。即便如此,他们在诗里依然流露出善良和体谅,以及对家人无限的爱意,这更加弥足珍贵。


“是光”给这些孩子提供着一年四季的课程,也提供了一份持久的陪伴,一个与外界联结的渠道。“是光”更像是一面镜子,折射着这些来自大山里的,让更多人能看到。


我们也记得孩子们一点点的变化。


健杨画里的宇宙和诗里的宇宙


云南9岁的健杨,从小体弱多病,经常半个学期都无法来学校,来的时候他就坐在最后一排,默默看着其他同学玩耍。他喜欢宇宙,总会在本子上画各种各样的星球。上个学期他几乎来满了一整个学期,诗歌入选后,能够大声读出自己的小诗,成了他最光彩熠熠的时刻。



“是光”北京诗歌游学时,孩子们和志愿者们在故宫里的合照


还有位广西的小男孩叫振荣,语言发育比一般孩子要慢,说话时常会引来全班的哄堂大笑。他喜欢写东西,写集市上刚买回来的小黄鸭、院子里的树、姐姐对他的欺骗.....今年“是光”在北京组织了一场诗歌游学,他和姐姐一起来。在很大很大的舞台上,振荣第一次大声地、用不是很清楚的普通话背出了他写的小诗,他希望可以通过直播让躺在病床上的奶奶听到。当时全家人围着手机看直播,奶奶掉着眼泪说,“我们振荣有出息了”。


振荣把“是光诗歌”发的稿费都攒起来,为了给奶奶买街上最软的饼。


两个月后,奶奶离开了。


我想,诗歌之所以美好,正是因为它是通往我们内心的一条小径 ——


孤独的孩子会写诗,在外打工的父母读到,便会多给他打一个电话。

害羞的孩子会写诗,他的老师读到,便会在课上多给他竖一次拇指。


(四)行动


今天,我想邀请你,加入支持孩子们写诗的行列,让更多的孩子可以得到诗歌的陪伴。


每个月只需捐出50元,便可以支持一个孩子一年的诗歌课。持续的爱,才能让光亮更持久。

春天,油菜花地里写诗的孩子


“是光”也将每个月为您持续分享项目的进展,推送孩子们新写的小诗和诗歌背后的故事。我们也欢迎月捐的伙伴们有机会,走进校园,走近这些孩子们。


会写诗的孩子不砸玻璃




项目执行计划:





项目预算:





【关于我们】

1、项目执行方:

昆明市呈贡区是光四季诗歌青少年服务中心,于201873日注册,是一家非营利诗歌教育机构。我们从2016年10月开始服务于流动/留守儿童,通过为三至八年级当地教师提供系统诗歌课程,让偏远地区学生获得平等的诗歌教育和自由的情感表达。

 

“四季诗歌”以一年为一个周期,每年分设“春光课”、“夏影课”、“秋日课”和“冬阳课”四期,每期课程共三个课时并配套以每日5-10分钟的晨读课程,营造专业、自由的诗歌学习环境。目前“是光”已经服务包含云南、贵州、广西、河南等24个省份偏远地区中小学1200余所,110000余名孩子有了人生的第一堂诗歌课。


2、公募支持方:

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是由中宣部主管的,我国志愿服务领域唯一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20097月经民政部批准成立,2013年被评为国家“AAAA级基金会。中国志愿服务基金会始终坚持把爱心献给最需要关爱的人,把服务献给最需要帮助的人的价值理念,积极支持和推动志愿服务公益活动,为人们关爱他人、奉献社会搭建平台。



关注“是光诗歌”,看更多孩子的诗


联系我们

“是光”小喇叭微信:ishiguang002




View More
  • 小分队列表

暂无数据

支持1个孩子一学期的诗歌课

According to your past record, the form has been filled out automatically for you, Click Clear

您将每月收到答谢短息或活动资讯

您将能收到是光每月项目进度或活动资讯

填写微信号方便我们与您保持联系,让我们为您提供更好的捐赠反馈和服务

我们会在您的生日,通过邮件送去来自大山孩子的诗歌祝福。

若是朋友介绍,期待您能说说TA是谁,方便我们向TA表示谢意

出于成本考虑,默认是光统一提供电子版捐赠证书